媒体中心
图文新闻

“碳”索未来——山钢集团勾勒绿色发展新画卷

时间:2021-06-21 来源:新闻传媒中心

山钢集团日照钢铁精品基地2号特大型焦炉生产排放的2.0MPa及以上的饱和蒸汽和400℃~500℃的过热蒸汽,吨焦回收115kg,换热器表面温度不高于50℃,蒸汽中的烟尘废气也被同步回收。日照公司《焦炉上升管荒煤气梯级换热中压蒸汽回收关键技术的开发与应用》这一国内首创的关键技术,于近日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科技成果评价会上,被认定为国际先进水平。这是山钢集团写好低碳答卷中的一笔。

自国家提出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后,山钢集团立即成立绿色低碳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,启动课题研究和《绿色低碳发展行动方案》编制,研究山钢集团低碳转型,让绿色发展更上一层楼。

产线专业“减排”成效充分显现

日照公司工艺装备大型化智能化水平高,工艺流程布局合理,生产运行效率和能源利用率高,焦炉煤气制LNG产品固碳,减少了大量碳排放。投产以来,日照公司吨钢碳排放强度持续降低,远低于行业正常排放强度。

“日照公司大力推进工艺节能、技术节能、管理节能等一系列措施,2020年,我们提出清洁生产方案250个,投资2.4亿元,给企业带来显著环境效益。”山钢股份总经理,日照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吕铭介绍。

生产变清洁,能耗也在降低。炼造钢铁,能源消耗巨大,产生的废弃物巨大,如何将生产过程中的余热余能收集起来,将固废资源循环利用起来,对绿色转型中的企业是一场不小的考验。

山钢集团安全环保部业务经理赵玉潮展示了一组数据:“十三五”期间,山钢集团吨钢综合能耗强度降低12千克标煤;工业水重复利用率达98%以上,吨钢耗新水降低18%;高炉煤气、焦炉煤气基本实现零放散,回收煤气实现100%利用,发电自给率达52%;固废资源利用率100%,实现了固废不出厂、资源全利用。

“这些数据有些每年的降幅不大,但每一个点的降幅,都是一次次自我加压向各个环节要节能空间的成果,是‘吃干榨尽’向极致追求的结果。”赵玉潮表示。

向产业链上游看,“绿意”正在莱钢集团莱芜矿业有限公司蔓延。“莱矿注重在工艺改进中融入清洁生产的理念,并贯穿到生产经营全过程中。”近年来,莱矿董事长张龙平亲手抓绿色矿山建设,并推动实现了莱矿绿色转型,“我们先后推广应用凿岩台车、大斗容铲运设备、国五标准矿石运输车辆等先进装备,在提升工艺装备水平的同时,实现节能、降耗、减污、增效。”

从权属公司看向整个山钢,“十三五”期间,山钢集团投资78亿元实施环保深度治理和提标升级改造,在山东省率先实现钢铁全流程全工序超低排放改造,环境治理成绩显著、资源能源利用效率大幅提升、生态环境质量大幅改善,污染物排放总量降低60%以上,吨钢排放二氧化硫、颗粒物、氮氧化物分别降低68%57%54%,环境绩效评级取得“3A3B”的好成绩,成为山东省钢铁行业绿色发展标杆。

多年来,山钢集团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绿色发展理念,以全新高度定义“城市钢厂”,通过高于标准的规划和设计、创新节能环保技术的策划和研发、融入驻地环境色与城市和谐共生,三个维度构建绿色发展格局,使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、绿色发展方式加速形成、绿色发展活力积蓄迸发,2020年,被评为“全国环境责任企业”“山东省社会责任企业”,绿色发展引领示范作用逐步增强。

钢铁行业“高碳”顽症破解有方

山钢集团积极备战碳中和,组建绿色低碳发展行动方案编制工作专班,构建全方位对策体系,并于419日召开了首次会议。

山钢集团安全环保部副总经理王志强说:“钢铁行业是制造业31个门类中碳排放量最大行业,约占全国总排放量的15%,我国力争在2030年前碳达峰和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约束,是钢铁行业作为碳排放主体绕不开的挑战。”

4月22日,“钢铁行业低碳工作推进委员会”在上海成立,山钢集团成为低碳发展研究工作组副组长单位,推荐的7 名专家入选专家委员会。

山钢研究院副院长何毅也是该委员会专家,他表示:“一方面,钢铁行业目前面临环境和资源两大强约束、超低排放改造和碳减排双重挑战,压力不容小觑;另一方面,从全生命周期的角度看,钢铁本身就是一种绿色低碳材料,我们可以通过低碳转型,倒逼技术突破、能源革命、管理变革,培育出山钢集团的低碳竞争力。”

为破解钢铁行业“高碳”顽症,山钢集团派出由7个部门组成的调研考察组,开展对外考察和对内自查。

“山钢集团钢铁板块碳排放量几乎等于山钢集团的碳排放总量,经计算,2018年至2020年,这3年钢铁板块碳排放占山钢集团碳排放总量比例均为99.4%。”调研考察组成员、山钢安环部高级经理杨富廷介绍,钢铁板块碳排放主要是化石燃料燃烧,其次是净购入电力使用产生的排放,第三是工业生产过程排放,经计算,近3年,这3类排放平均占比为83.43%12.33%5.05%

由山钢集团碳排放结构可以看出,降低化石燃料燃烧排放应是未来减碳的重点方向之一。

“一是要从源头消减,加大低碳冶炼技术开发应用,按照流程减碳、碳源替代、末端固碳的路线,积极跟踪研究减碳技术;二是研究开发碳循环和碳捕集新技术及碳资产管理知识,与高校、科研院所等合作研究实用技术,降低知识产权使用成本。”何毅就此分析路径。

以莱芜分公司为例,其拟开展高炉喷吹二氧化碳,转炉底吹二氧化碳,烧结烟气部分循环等18个二氧化碳减排项目的研究应用,预计减排38.9万吨二氧化碳。

“低碳转型是实现绿色发展的必然要求。这就意味着,工业企业不仅要实现生产过程清洁化、高效化,更要将绿色低碳制造的理念贯穿于生产全流程,通过源头减、中间控、终端转,破解‘高碳’顽症。”山钢集团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邱现金说。

未来产业“低碳”前景在此展现

在莱芜分公司运输部机动技术室,以电力代替柴油作为能源的驱动方式正在加速推进。

“传统的燃油机车头我们拥有31台,现在正在研究内燃机车改电力机车,成功改造后,预计每辆车每年可减少燃油消耗133吨,减排二氧化碳631.7吨。”莱芜分公司运输部党委书记、经理翟大强表示,“面对‘碳账单’,今后,我们要在碳排放上精打细算起来。”

发力“碳中和”,山钢正在算“碳账”、定碳目标、明确实施减排路径的过程中稳扎稳打。

业内专家认为,能源结构创新、工艺结构创新、材料技术创新,是钢企实现“碳中和”的三大路径。

“根本上是要实现单位产出增长和碳排放脱钩。”王志强这样解读。

据了解,山钢集团在“十四五”及今后一段时期,要让低碳成为引领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和核心竞争的新优势,以“能源利用效率显著提升、资源利用水平明显提高、生态环保水平大幅提升、低碳发展取得突破”为主要特征,实现绿色发展整体水平上台阶。

5月20日,山钢集团与力拓签订优化块矿使用技术合作备忘录,双方将围绕优化块矿使用、减少碳排放等方面开展技术合作。

“推进碳达峰、碳中和,科学技术要发挥核心支撑作用。”山钢集团科技创新部副总经理李丰功说,技术进步是支撑、推动钢铁行业低碳化发展的关键,要部署研究关键工艺流程的低碳化改造、企业循环经济改造、系统节能改造等。

“还需加快研发和储备重大战略技术,围绕零碳排放生产技术、储能技术、氢能等替代能源技术等。”李丰功认为,在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统筹推进的形势下,这些技术虽然不一定马上就能大规模推广应用,但对实现碳中和具有重要战略意义。

除了增添碳捕捉设备、生产电气化、优化原料结构、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等常规“减碳”思路外,值得一提的是,山钢集团正在研究建立碳管理体系和碳资产管理模式,旗下山钢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积极探索设立碳资产管理公司的可行性,以便在未来适时开展碳金融、碳资产托管交易等业务。

以“碳中和”目标为引领,山钢集团正大踏步走上以碳减排驱动技术革新、科技突破、产业壮大的低碳发展之路。(党 浅 何爱喜 郭 阳 尚和丽)


Copyright © 2010 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鲁ICP备10035343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102000509号